1. <acronym id="4ztf8"></acronym>

    <table id="4ztf8"></table>
  2. <table id="4ztf8"></table>
  3. 474.煉金工坊

    光明之路 海逸小豬 10819 字 1個月前

    煉金工坊位于魔法街區的盡頭處,這里距離魔法工會有些遠,但依舊是魔法商街的范疇。

    在卡斯爾頓城,這邊的房租算是整個城市里最高的了,就在這樣一條熱鬧的商街上,克萊爾憑借著慢慢積攢起來的人脈和家族里的一些關系,幫羅伊租了一處將近六百多平的商鋪。

    銀月精靈們喜歡將商鋪分成兩個區域,臨街的位置間隔出來成為商鋪,后面三分之二的區域則是改造成了工坊。

    這間煉金工坊也是如此,前面的房間是出售初級魔法藥劑的商鋪,后面則是煉制魔法藥劑的工坊。

    伍茲平時就在在煉金工坊里煉制那些初級魔法藥劑的,當然這間工坊里并不只有伍茲一名魔法藥劑師,克萊爾還在魔法工會那邊招募了四名魔法藥劑師和七名魔法學徒。

    平時大家就是在工坊里煉制初級魔法藥劑,反正幾乎每星期都有大批的初級魔法草藥從帕廷頓位面運過來,如果無法及時煉制成魔法藥劑,這些初級魔法草藥就需要占用大量倉庫存儲。

    所以這座煉金工坊從創辦之初,就算是整條街上最為忙碌的煉金工坊,這家煉金工坊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只煉制初級魔法草藥,這倒是非常適合那些剛剛從魔法學院里走出來的魔法學徒們。

    很多銀月精靈魔法師都不愿從事這種枯燥又繁重的工作,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里,招募到又默默離開的魔法藥劑師兩只手都數不過來,倒是那些魔法學徒們很珍惜這份工作,這里對魔法學徒們來說,簡直就是提升魔法藥劑學最好的地方。

    羅伊來到煉金工坊。

    站在臺階前,他就看到商鋪門口擺出的告示牌:‘所有魔法藥劑均已售罄’。

    看來碼頭上的那些人類商船還真是將自己這間煉金工坊里的魔法藥劑全部買空了。

    早上看到克萊爾和伍茲的時候,兩人正在碼頭上清點魔法草藥包的數量,伍茲告訴羅伊,這群商人連庫存的初級魔法草藥也全部打包買了下來。

    走進商鋪,就看到柜臺里面的架子上空蕩蕩的。

    兩名混血精靈女服務員站在柜臺后面,一臉尷尬的看向羅伊,微笑著對羅伊抱歉說道:

    “對不起,店鋪里所有的魔法藥劑都賣空了,新的魔法藥劑大概還要等一周左右的時間……”

    聽著混血精靈妹子軟糯的抱歉聲,羅伊邁步走進商鋪,對她問道:“伍茲回來了嗎?我是來找他的?!?

    “您要找我們工坊首席魔法藥劑師嗎?我去后面工坊問一下……”

    年輕的混血精靈女服務員一只手提著裙擺,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跑得起來,她步伐輕盈,一溜煙便鉆進后面的工坊里。

    羅伊好奇地在商鋪里面轉了一圈,這邊的柜臺上居然還擺著天平和魔法水晶,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散發著柔和的光暈,掛著墻壁上并不是常見的油畫,而是一些魔法草藥的標本,這些完全脫水的魔法草藥貼在畫框里,下面還有極為工整文字介紹。

    伍茲從煉金工坊后面快步走出來,將羅伊領進了后面的煉金工坊里。

    穿過一排正在熬煮這魔法藥水的坩堝,房間里充滿了魔法草藥那種苦味……

    伍茲一臉興奮地對羅伊介紹道:

    “怎么樣,這間煉金工坊很不錯吧?

    這是克萊爾花了很大力氣才談下來的,我們將這里重新改造了一下,又招募了一些魔法藥劑師煉制初級魔法藥劑。

    本來這兩個月初級魔法藥劑的銷量一直不太好,克萊爾還打算去布宜諾斯聯系一些魔法店鋪,看看能否將我們的魔法藥劑推銷出去。

    可他還沒出發,港口就來了幾艘人類商船,全城大肆采購魔法草藥,和上次一樣……”

    “那些商船又是從羅蘭大陸來的?”羅伊有些好奇。

    “是啊,據說那邊出了什么事情,總的來說就是盛產魔法草藥的位面都陷入戰爭,而他們的軍隊偏偏缺乏祭司,只能大量消耗魔法藥劑,所以這些商船才不遠萬里來到精靈大陸,打算采購一些魔法草藥回去!”伍茲對羅伊小聲說道。

    羅伊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便在坩堝前面停下來。

    蒂凡尼小姐居然也在這邊,她正守著一排冒著熱氣的魔法坩堝,手里還拿著一瓶子溶解劑,一邊檢查著坩堝里面藥汁的狀態,偶爾還會往坩堝里添加一些溶解劑。

    她全神貫注地盯著那些坩堝,竟然都不知道羅伊來到她的身后。

    “蒂凡尼正在煉制一些精神力藥水,凝神草這東西極不穩定,所以需要魔法藥劑師煉制過程全神貫注,不能有任何松懈……”伍茲在羅伊身邊小聲解釋說。

    魔法街區距精靈學院并不算太遠,這時候外面傳來了精靈學院下課的鐘聲。

    羅伊走到窗邊,向精靈學院的方向望去,視線被一座魔法高塔阻隔,根本看不見精靈學院的影子……

    卡斯爾敦是一座極舒適、安靜,到處都是美麗風景的城市。

    這哥城市里雖然也存在一些矛盾與爭紛,卻只是銀月精靈和混血精靈雙方互相看不順眼而已,他們將城區分割成了兩半,互不打擾。

    卡斯爾敦的銀月精靈對待混血精靈的態度,遠比其他城市的銀月精靈們更加柔和。

    這里的上城區就像唯美的精靈花園,但那里始終是銀月精靈們生活的地方。

    羅伊更喜歡港口碼頭這邊的布朗街,總覺得只有在下城區,才能夠感受到城市熱鬧的氣息。

    蒂凡尼小姐的精神力藥水已經開始進行調配了……

    茉伊拉抱著幾本書,從煉金工坊外面跑進來,她原本是來找蒂凡尼小姐一起回家的,只是沖進煉金工坊之后,一眼就看到和伍茲站在窗邊的羅伊。

    她用一只手緊緊捂住了嘴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滿是驚喜。

    下一秒便丟下懷里的教科書,呀的一聲,沖到了羅伊面前,張開雙臂撲在羅伊的身上。

    羅伊雙手拖住如同掛件一樣掛在身上的茉伊拉。

    最近她好像又長大了好多,也比以前更有分量了,聞著發絲之間的香氣,羅伊抱著茉伊拉在原地轉了一圈,才將她放下來。

    茉伊拉驚喜地看著羅伊,高興地問道:“羅伊,你怎么也不提前說一聲就跑回來了?”

    “有四天假期,所以就想跑回來看看你們?!绷_伊笑著對茉伊拉說道,又伸手捏了捏她水嫩的臉蛋兒。

    茉伊拉開心地幾乎要跳起來,雙手抱著羅伊的胳膊,對他詢問道:“所以你這次是專程回來看我們的?”

    “嗯,主要還是有點想家了?!绷_伊誠實地說道。

    (本章完)

    可他還沒出發,港口就來了幾艘人類商船,全城大肆采購魔法草藥,和上次一樣……”

    “那些商船又是從羅蘭大陸來的?”羅伊有些好奇。

    “是啊,據說那邊出了什么事情,總的來說就是盛產魔法草藥的位面都陷入戰爭,而他們的軍隊偏偏缺乏祭司,只能大量消耗魔法藥劑,所以這些商船才不遠萬里來到精靈大陸,打算采購一些魔法草藥回去!”伍茲對羅伊小聲說道。

    羅伊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便在坩堝前面停下來。

    蒂凡尼小姐居然也在這邊,她正守著一排冒著熱氣的魔法坩堝,手里還拿著一瓶子溶解劑,一邊檢查著坩堝里面藥汁的狀態,偶爾還會往坩堝里添加一些溶解劑。

    她全神貫注地盯著那些坩堝,竟然都不知道羅伊來到她的身后。

    “蒂凡尼正在煉制一些精神力藥水,凝神草這東西極不穩定,所以需要魔法藥劑師煉制過程全神貫注,不能有任何松懈……”伍茲在羅伊身邊小聲解釋說。

    魔法街區距精靈學院并不算太遠,這時候外面傳來了精靈學院下課的鐘聲。

    羅伊走到窗邊,向精靈學院的方向望去,視線被一座魔法高塔阻隔,根本看不見精靈學院的影子……

    卡斯爾敦是一座極舒適、安靜,到處都是美麗風景的城市。

    這哥城市里雖然也存在一些矛盾與爭紛,卻只是銀月精靈和混血精靈雙方互相看不順眼而已,他們將城區分割成了兩半,互不打擾。

    卡斯爾敦的銀月精靈對待混血精靈的態度,遠比其他城市的銀月精靈們更加柔和。

    這里的上城區就像唯美的精靈花園,但那里始終是銀月精靈們生活的地方。

    羅伊更喜歡港口碼頭這邊的布朗街,總覺得只有在下城區,才能夠感受到城市熱鬧的氣息。

    蒂凡尼小姐的精神力藥水已經開始進行調配了……

    茉伊拉抱著幾本書,從煉金工坊外面跑進來,她原本是來找蒂凡尼小姐一起回家的,只是沖進煉金工坊之后,一眼就看到和伍茲站在窗邊的羅伊。

    她用一只手緊緊捂住了嘴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滿是驚喜。

    下一秒便丟下懷里的教科書,呀的一聲,沖到了羅伊面前,張開雙臂撲在羅伊的身上。

    羅伊雙手拖住如同掛件一樣掛在身上的茉伊拉。

    最近她好像又長大了好多,也比以前更有分量了,聞著發絲之間的香氣,羅伊抱著茉伊拉在原地轉了一圈,才將她放下來。

    茉伊拉驚喜地看著羅伊,高興地問道:“羅伊,你怎么也不提前說一聲就跑回來了?”

    “有四天假期,所以就想跑回來看看你們?!绷_伊笑著對茉伊拉說道,又伸手捏了捏她水嫩的臉蛋兒。

    茉伊拉開心地幾乎要跳起來,雙手抱著羅伊的胳膊,對他詢問道:“所以你這次是專程回來看我們的?”

    “嗯,主要還是有點想家了?!绷_伊誠實地說道。

    (本章完)

    可他還沒出發,港口就來了幾艘人類商船,全城大肆采購魔法草藥,和上次一樣……”

    “那些商船又是從羅蘭大陸來的?”羅伊有些好奇。

    “是啊,據說那邊出了什么事情,總的來說就是盛產魔法草藥的位面都陷入戰爭,而他們的軍隊偏偏缺乏祭司,只能大量消耗魔法藥劑,所以這些商船才不遠萬里來到精靈大陸,打算采購一些魔法草藥回去!”伍茲對羅伊小聲說道。

    羅伊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便在坩堝前面停下來。

    蒂凡尼小姐居然也在這邊,她正守著一排冒著熱氣的魔法坩堝,手里還拿著一瓶子溶解劑,一邊檢查著坩堝里面藥汁的狀態,偶爾還會往坩堝里添加一些溶解劑。

    她全神貫注地盯著那些坩堝,竟然都不知道羅伊來到她的身后。

    “蒂凡尼正在煉制一些精神力藥水,凝神草這東西極不穩定,所以需要魔法藥劑師煉制過程全神貫注,不能有任何松懈……”伍茲在羅伊身邊小聲解釋說。

    魔法街區距精靈學院并不算太遠,這時候外面傳來了精靈學院下課的鐘聲。

    羅伊走到窗邊,向精靈學院的方向望去,視線被一座魔法高塔阻隔,根本看不見精靈學院的影子……

    卡斯爾敦是一座極舒適、安靜,到處都是美麗風景的城市。

    這哥城市里雖然也存在一些矛盾與爭紛,卻只是銀月精靈和混血精靈雙方互相看不順眼而已,他們將城區分割成了兩半,互不打擾。

    卡斯爾敦的銀月精靈對待混血精靈的態度,遠比其他城市的銀月精靈們更加柔和。

    這里的上城區就像唯美的精靈花園,但那里始終是銀月精靈們生活的地方。

    羅伊更喜歡港口碼頭這邊的布朗街,總覺得只有在下城區,才能夠感受到城市熱鬧的氣息。

    蒂凡尼小姐的精神力藥水已經開始進行調配了……

    茉伊拉抱著幾本書,從煉金工坊外面跑進來,她原本是來找蒂凡尼小姐一起回家的,只是沖進煉金工坊之后,一眼就看到和伍茲站在窗邊的羅伊。

    她用一只手緊緊捂住了嘴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滿是驚喜。

    下一秒便丟下懷里的教科書,呀的一聲,沖到了羅伊面前,張開雙臂撲在羅伊的身上。

    羅伊雙手拖住如同掛件一樣掛在身上的茉伊拉。

    最近她好像又長大了好多,也比以前更有分量了,聞著發絲之間的香氣,羅伊抱著茉伊拉在原地轉了一圈,才將她放下來。

    茉伊拉驚喜地看著羅伊,高興地問道:“羅伊,你怎么也不提前說一聲就跑回來了?”

    “有四天假期,所以就想跑回來看看你們?!绷_伊笑著對茉伊拉說道,又伸手捏了捏她水嫩的臉蛋兒。

    茉伊拉開心地幾乎要跳起來,雙手抱著羅伊的胳膊,對他詢問道:“所以你這次是專程回來看我們的?”

    “嗯,主要還是有點想家了?!绷_伊誠實地說道。

    (本章完)

    可他還沒出發,港口就來了幾艘人類商船,全城大肆采購魔法草藥,和上次一樣……”

    “那些商船又是從羅蘭大陸來的?”羅伊有些好奇。

    “是啊,據說那邊出了什么事情,總的來說就是盛產魔法草藥的位面都陷入戰爭,而他們的軍隊偏偏缺乏祭司,只能大量消耗魔法藥劑,所以這些商船才不遠萬里來到精靈大陸,打算采購一些魔法草藥回去!”伍茲對羅伊小聲說道。

    羅伊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便在坩堝前面停下來。

    蒂凡尼小姐居然也在這邊,她正守著一排冒著熱氣的魔法坩堝,手里還拿著一瓶子溶解劑,一邊檢查著坩堝里面藥汁的狀態,偶爾還會往坩堝里添加一些溶解劑。

    她全神貫注地盯著那些坩堝,竟然都不知道羅伊來到她的身后。

    “蒂凡尼正在煉制一些精神力藥水,凝神草這東西極不穩定,所以需要魔法藥劑師煉制過程全神貫注,不能有任何松懈……”伍茲在羅伊身邊小聲解釋說。

    魔法街區距精靈學院并不算太遠,這時候外面傳來了精靈學院下課的鐘聲。

    羅伊走到窗邊,向精靈學院的方向望去,視線被一座魔法高塔阻隔,根本看不見精靈學院的影子……

    卡斯爾敦是一座極舒適、安靜,到處都是美麗風景的城市。

    這哥城市里雖然也存在一些矛盾與爭紛,卻只是銀月精靈和混血精靈雙方互相看不順眼而已,他們將城區分割成了兩半,互不打擾。

    卡斯爾敦的銀月精靈對待混血精靈的態度,遠比其他城市的銀月精靈們更加柔和。

    這里的上城區就像唯美的精靈花園,但那里始終是銀月精靈們生活的地方。

    羅伊更喜歡港口碼頭這邊的布朗街,總覺得只有在下城區,才能夠感受到城市熱鬧的氣息。

    蒂凡尼小姐的精神力藥水已經開始進行調配了……

    茉伊拉抱著幾本書,從煉金工坊外面跑進來,她原本是來找蒂凡尼小姐一起回家的,只是沖進煉金工坊之后,一眼就看到和伍茲站在窗邊的羅伊。

    她用一只手緊緊捂住了嘴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滿是驚喜。

    下一秒便丟下懷里的教科書,呀的一聲,沖到了羅伊面前,張開雙臂撲在羅伊的身上。

    羅伊雙手拖住如同掛件一樣掛在身上的茉伊拉。

    最近她好像又長大了好多,也比以前更有分量了,聞著發絲之間的香氣,羅伊抱著茉伊拉在原地轉了一圈,才將她放下來。

    茉伊拉驚喜地看著羅伊,高興地問道:“羅伊,你怎么也不提前說一聲就跑回來了?”

    “有四天假期,所以就想跑回來看看你們?!绷_伊笑著對茉伊拉說道,又伸手捏了捏她水嫩的臉蛋兒。

    茉伊拉開心地幾乎要跳起來,雙手抱著羅伊的胳膊,對他詢問道:“所以你這次是專程回來看我們的?”

    “嗯,主要還是有點想家了?!绷_伊誠實地說道。

    (本章完)

    可他還沒出發,港口就來了幾艘人類商船,全城大肆采購魔法草藥,和上次一樣……”

    “那些商船又是從羅蘭大陸來的?”羅伊有些好奇。

    “是啊,據說那邊出了什么事情,總的來說就是盛產魔法草藥的位面都陷入戰爭,而他們的軍隊偏偏缺乏祭司,只能大量消耗魔法藥劑,所以這些商船才不遠萬里來到精靈大陸,打算采購一些魔法草藥回去!”伍茲對羅伊小聲說道。

    羅伊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便在坩堝前面停下來。

    蒂凡尼小姐居然也在這邊,她正守著一排冒著熱氣的魔法坩堝,手里還拿著一瓶子溶解劑,一邊檢查著坩堝里面藥汁的狀態,偶爾還會往坩堝里添加一些溶解劑。

    她全神貫注地盯著那些坩堝,竟然都不知道羅伊來到她的身后。

    “蒂凡尼正在煉制一些精神力藥水,凝神草這東西極不穩定,所以需要魔法藥劑師煉制過程全神貫注,不能有任何松懈……”伍茲在羅伊身邊小聲解釋說。

    魔法街區距精靈學院并不算太遠,這時候外面傳來了精靈學院下課的鐘聲。

    羅伊走到窗邊,向精靈學院的方向望去,視線被一座魔法高塔阻隔,根本看不見精靈學院的影子……

    卡斯爾敦是一座極舒適、安靜,到處都是美麗風景的城市。

    這哥城市里雖然也存在一些矛盾與爭紛,卻只是銀月精靈和混血精靈雙方互相看不順眼而已,他們將城區分割成了兩半,互不打擾。

    卡斯爾敦的銀月精靈對待混血精靈的態度,遠比其他城市的銀月精靈們更加柔和。

    這里的上城區就像唯美的精靈花園,但那里始終是銀月精靈們生活的地方。

    羅伊更喜歡港口碼頭這邊的布朗街,總覺得只有在下城區,才能夠感受到城市熱鬧的氣息。

    蒂凡尼小姐的精神力藥水已經開始進行調配了……

    茉伊拉抱著幾本書,從煉金工坊外面跑進來,她原本是來找蒂凡尼小姐一起回家的,只是沖進煉金工坊之后,一眼就看到和伍茲站在窗邊的羅伊。

    她用一只手緊緊捂住了嘴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滿是驚喜。

    下一秒便丟下懷里的教科書,呀的一聲,沖到了羅伊面前,張開雙臂撲在羅伊的身上。

    羅伊雙手拖住如同掛件一樣掛在身上的茉伊拉。

    最近她好像又長大了好多,也比以前更有分量了,聞著發絲之間的香氣,羅伊抱著茉伊拉在原地轉了一圈,才將她放下來。

    茉伊拉驚喜地看著羅伊,高興地問道:“羅伊,你怎么也不提前說一聲就跑回來了?”

    “有四天假期,所以就想跑回來看看你們?!绷_伊笑著對茉伊拉說道,又伸手捏了捏她水嫩的臉蛋兒。

    茉伊拉開心地幾乎要跳起來,雙手抱著羅伊的胳膊,對他詢問道:“所以你這次是專程回來看我們的?”

    “嗯,主要還是有點想家了?!绷_伊誠實地說道。

    (本章完)

    可他還沒出發,港口就來了幾艘人類商船,全城大肆采購魔法草藥,和上次一樣……”

    “那些商船又是從羅蘭大陸來的?”羅伊有些好奇。

    “是啊,據說那邊出了什么事情,總的來說就是盛產魔法草藥的位面都陷入戰爭,而他們的軍隊偏偏缺乏祭司,只能大量消耗魔法藥劑,所以這些商船才不遠萬里來到精靈大陸,打算采購一些魔法草藥回去!”伍茲對羅伊小聲說道。

    羅伊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便在坩堝前面停下來。

    蒂凡尼小姐居然也在這邊,她正守著一排冒著熱氣的魔法坩堝,手里還拿著一瓶子溶解劑,一邊檢查著坩堝里面藥汁的狀態,偶爾還會往坩堝里添加一些溶解劑。

    她全神貫注地盯著那些坩堝,竟然都不知道羅伊來到她的身后。

    “蒂凡尼正在煉制一些精神力藥水,凝神草這東西極不穩定,所以需要魔法藥劑師煉制過程全神貫注,不能有任何松懈……”伍茲在羅伊身邊小聲解釋說。

    魔法街區距精靈學院并不算太遠,這時候外面傳來了精靈學院下課的鐘聲。

    羅伊走到窗邊,向精靈學院的方向望去,視線被一座魔法高塔阻隔,根本看不見精靈學院的影子……

    一级毛片一级毛片一级毛片AA,www.99热这里只有精品,国产精品99久久99久久久,欧美专区 在线观看 第五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