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4ztf8"></acronym>

    <table id="4ztf8"></table>
  2. <table id="4ztf8"></table>
  3. 第1662章 收獲滿滿

    “瑤兒,你要記住,做事要留一線?!?

    “是,師尊!”

    木瑤兒將秦葉的話牢牢地記在心里。

    洛劍公子與火尊也將秦葉的話聽到了心里,這個時候他們方明白,自己與秦葉不只是修為上的差距,就連境界上都比不了。

    要是他們看到寶物,即使自己用不上,也會大肆收割,豈會留給別人。

    與秦葉寬闊的胸懷一比,他們感覺自己與秦葉之間的差距,簡直是云泥之別。

    秦葉選擇的這條路有著太多的山峰了,放眼望去,山嶺疊起,巨石如林,樹木花草遍地都是。

    當然,這里山峰越多,來的人就越多,畢竟山嶺野地,往往寶物眾多,不要說那些深埋在地下的珍奇異寶了,就是地上長的那些靈藥靈草也是比平地上要多的多。

    故而,除了秦葉等人來到這里,其他一些人也想到了這一點,朝著有山的地方搜尋。

    盡管有山的地方,往往是危險重重,不過這對于大部分武修來說,這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

    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即使危險再大,他們也甘愿冒險前來,只為了能夠在這里找到屬于自己的機緣。

    在這武修的世界里,就是這么殘酷,曾經有人做過統計,人族中不少天才只有很少一部分死于仇殺、狙擊,大部分都是死于尋找機緣的途中。

    而尋找機緣的人中,大部分卻都是年輕人和老人。

    至于中年人,一般都上有老,下有小,不會出來冒險。

    當秦葉他們過來的時候,便遭遇了一群人族武修與異族武修。

    奇怪的是這群人族武修與異族武修竟然組成了一隊,并沒有什么沖突。

    這種奇怪的隊伍,也讓其他人嘖嘖稱奇。

    “不好!是秦葉!”

    隊伍中的異族武修一看到秦葉,臉色頓時唰的一下變得無比的蒼白。

    他們縱然知道秦葉不是什么濫殺無辜之徒,但還是依然感覺到恐懼,這主要源于秦葉現在早就威震四方,他們身為異族打從心里畏懼。

    “我們快走!”

    故此,他們看到秦葉后,便從心里對秦葉感覺害怕,當即轉身就走,沒有絲毫留戀。

    “公子,是異族,這些異族狼子野心,要不將他們都……”

    火尊對秦葉說道。

    秦葉瞥了火尊一眼,這老小子又感覺自己行了,他可是聽說了這火尊的天火城處于東域的西邊,當初異族大軍入侵,這老小子為了天火城避免戰火,可是與異族達成了協議。

    雖然從一定程度上,保全了天火城,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老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當然,秦葉也不可能要求東域每一個人都去對抗異族,這也不現實,只是火尊這老小子現在卻是慫恿自己去斬殺異族,這是真的要斬殺異族,還是有別的企圖?這就不好說了。

    秦葉自然沒有聽火尊的話,淡淡的說道:“并不是所有的異族都是壞人,也不是所有異族都入侵了東域?,F在斬殺了他們,惹來了更多的異族,這是不劃算的?!?

    “東域現在要做的就是打退天羽族,之后就需要休養生息,而不是要陷入無休無止的戰爭中?!?

    “這場戰爭打的也夠久了,是該要結束了?!?

    秦葉的話,讓火尊身體一顫,他明白這是秦葉在敲打他。

    火尊也知道自己剛才有些魯莽了,秦葉要是真的想要對那些異族出手,他早就出手了,哪用自己來多嘴啊。

    再說,秦葉說的也不錯,入侵東域的只是天羽族,現在若是將其他異族斬殺,豈不是給了這些異族入侵東域的借口。

    到了那時,東域拿什么來擋?

    火尊閉口不言,不再言語。

    秦葉他們這一行人繼續向前走,翻山越嶺,在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

    有些人看到秦葉轉身就跑,恨不得再長兩條腿,也有一些人主動過來獻殷勤,想要將自己拾取的寶物獻給秦葉。

    無論他們是什么目的,秦葉都謝絕了他們,遇到天賦品行不錯的,還會給予一些賞賜。

    到了這時,眾人才發現秦葉并不是那么可怕,也沒有那么高高在上,不愧是一宗之主,能將清風宗帶到這樣的高度,豈會是心胸狹隘之人。

    不少人心中暗暗做了決定,等這次出了九幽空間后,就將自己的后輩送到清風宗。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秦葉能活著從九幽空間出來。

    畢竟,在這九幽空間里什么樣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秦葉雖是武圣強者,不代表他就一定能從這九幽空間里活著出去。

    秦葉他們走的并不快,因為身后的武修們都要尋找寶物,有掘地三尺,希望能尋找到深埋在地下的寶物,亦有不少武修進入到大山深處,渴望尋得數十萬年的靈藥靈草。

    要知道,越往深處,自然收獲是越多,但是相對的危險也就越大。

    不過,冒點險是值得的,眾多武修在進入山脈深處之后,收獲頗豐,有不少人尋找到了寶物,可以說是收獲滿滿。

    “哈哈,是兩儀草,還是二十萬年份的兩儀草,發財了,發財了?!?

    當秦葉等人走到一處山腳下時,就聽到了一個人的哈哈大笑聲。

    當秦葉望去過時,只見那邊有兩個人,其中一個人拿著一棵靈草哈哈大笑了起來。

    或許感覺到了不妥,他立刻就將手中的靈草給收了起來。

    “這里果然來對了,此處或許還有兩儀草,我們繼續尋找?!?

    另外一人見狀,眼中閃過貪婪之色,開始四處尋找。

    這兩兄弟很快就看到了秦葉等人,臉色一變,對視一眼后,就撤走了。

    等到秦葉等人走了后,他們兩兄弟才敢返回來繼續尋找。

    又翻過一個山頭的時候,就見到一個門派正占領了一個山頭,瘋狂的挖掘。

    也不知道,他們在這山頭里挖掘到了什么寶物,反正挖的很起勁。

    沒過多久,秦葉就看到一名弟子挖出一塊金色的石頭,興奮的高呼道:“長老,長老,弟子挖到了,快看,弟子真的挖到了金色石?!?

    附近的弟子都停下了動作,羨慕的看著那名弟子。

    他們在這里發現了金色石,這金色石也不是一般的物品,非常特殊,可用于煉藥,也可以用來修煉,尤其是金屬性體質的武修非常適合。

    故而,金色石一直是非常稀缺,價格也一直很高。

    這只是一個小門派,靈藥爭不過那些大門派,卻是意外的在這里發現了金色石,故而所有人便在這里挖掘。

    秦葉的話,讓火尊身體一顫,他明白這是秦葉在敲打他。

    火尊也知道自己剛才有些魯莽了,秦葉要是真的想要對那些異族出手,他早就出手了,哪用自己來多嘴啊。

    再說,秦葉說的也不錯,入侵東域的只是天羽族,現在若是將其他異族斬殺,豈不是給了這些異族入侵東域的借口。

    到了那時,東域拿什么來擋?

    火尊閉口不言,不再言語。

    秦葉他們這一行人繼續向前走,翻山越嶺,在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

    有些人看到秦葉轉身就跑,恨不得再長兩條腿,也有一些人主動過來獻殷勤,想要將自己拾取的寶物獻給秦葉。

    無論他們是什么目的,秦葉都謝絕了他們,遇到天賦品行不錯的,還會給予一些賞賜。

    到了這時,眾人才發現秦葉并不是那么可怕,也沒有那么高高在上,不愧是一宗之主,能將清風宗帶到這樣的高度,豈會是心胸狹隘之人。

    不少人心中暗暗做了決定,等這次出了九幽空間后,就將自己的后輩送到清風宗。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秦葉能活著從九幽空間出來。

    畢竟,在這九幽空間里什么樣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秦葉雖是武圣強者,不代表他就一定能從這九幽空間里活著出去。

    秦葉他們走的并不快,因為身后的武修們都要尋找寶物,有掘地三尺,希望能尋找到深埋在地下的寶物,亦有不少武修進入到大山深處,渴望尋得數十萬年的靈藥靈草。

    要知道,越往深處,自然收獲是越多,但是相對的危險也就越大。

    不過,冒點險是值得的,眾多武修在進入山脈深處之后,收獲頗豐,有不少人尋找到了寶物,可以說是收獲滿滿。

    “哈哈,是兩儀草,還是二十萬年份的兩儀草,發財了,發財了?!?

    當秦葉等人走到一處山腳下時,就聽到了一個人的哈哈大笑聲。

    當秦葉望去過時,只見那邊有兩個人,其中一個人拿著一棵靈草哈哈大笑了起來。

    或許感覺到了不妥,他立刻就將手中的靈草給收了起來。

    “這里果然來對了,此處或許還有兩儀草,我們繼續尋找?!?

    另外一人見狀,眼中閃過貪婪之色,開始四處尋找。

    這兩兄弟很快就看到了秦葉等人,臉色一變,對視一眼后,就撤走了。

    等到秦葉等人走了后,他們兩兄弟才敢返回來繼續尋找。

    又翻過一個山頭的時候,就見到一個門派正占領了一個山頭,瘋狂的挖掘。

    也不知道,他們在這山頭里挖掘到了什么寶物,反正挖的很起勁。

    沒過多久,秦葉就看到一名弟子挖出一塊金色的石頭,興奮的高呼道:“長老,長老,弟子挖到了,快看,弟子真的挖到了金色石?!?

    附近的弟子都停下了動作,羨慕的看著那名弟子。

    他們在這里發現了金色石,這金色石也不是一般的物品,非常特殊,可用于煉藥,也可以用來修煉,尤其是金屬性體質的武修非常適合。

    故而,金色石一直是非常稀缺,價格也一直很高。

    這只是一個小門派,靈藥爭不過那些大門派,卻是意外的在這里發現了金色石,故而所有人便在這里挖掘。

    秦葉的話,讓火尊身體一顫,他明白這是秦葉在敲打他。

    火尊也知道自己剛才有些魯莽了,秦葉要是真的想要對那些異族出手,他早就出手了,哪用自己來多嘴啊。

    再說,秦葉說的也不錯,入侵東域的只是天羽族,現在若是將其他異族斬殺,豈不是給了這些異族入侵東域的借口。

    到了那時,東域拿什么來擋?

    火尊閉口不言,不再言語。

    秦葉他們這一行人繼續向前走,翻山越嶺,在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

    有些人看到秦葉轉身就跑,恨不得再長兩條腿,也有一些人主動過來獻殷勤,想要將自己拾取的寶物獻給秦葉。

    無論他們是什么目的,秦葉都謝絕了他們,遇到天賦品行不錯的,還會給予一些賞賜。

    到了這時,眾人才發現秦葉并不是那么可怕,也沒有那么高高在上,不愧是一宗之主,能將清風宗帶到這樣的高度,豈會是心胸狹隘之人。

    不少人心中暗暗做了決定,等這次出了九幽空間后,就將自己的后輩送到清風宗。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秦葉能活著從九幽空間出來。

    畢竟,在這九幽空間里什么樣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秦葉雖是武圣強者,不代表他就一定能從這九幽空間里活著出去。

    秦葉他們走的并不快,因為身后的武修們都要尋找寶物,有掘地三尺,希望能尋找到深埋在地下的寶物,亦有不少武修進入到大山深處,渴望尋得數十萬年的靈藥靈草。

    要知道,越往深處,自然收獲是越多,但是相對的危險也就越大。

    不過,冒點險是值得的,眾多武修在進入山脈深處之后,收獲頗豐,有不少人尋找到了寶物,可以說是收獲滿滿。

    “哈哈,是兩儀草,還是二十萬年份的兩儀草,發財了,發財了?!?

    當秦葉等人走到一處山腳下時,就聽到了一個人的哈哈大笑聲。

    當秦葉望去過時,只見那邊有兩個人,其中一個人拿著一棵靈草哈哈大笑了起來。

    或許感覺到了不妥,他立刻就將手中的靈草給收了起來。

    “這里果然來對了,此處或許還有兩儀草,我們繼續尋找?!?

    另外一人見狀,眼中閃過貪婪之色,開始四處尋找。

    這兩兄弟很快就看到了秦葉等人,臉色一變,對視一眼后,就撤走了。

    等到秦葉等人走了后,他們兩兄弟才敢返回來繼續尋找。

    又翻過一個山頭的時候,就見到一個門派正占領了一個山頭,瘋狂的挖掘。

    也不知道,他們在這山頭里挖掘到了什么寶物,反正挖的很起勁。

    沒過多久,秦葉就看到一名弟子挖出一塊金色的石頭,興奮的高呼道:“長老,長老,弟子挖到了,快看,弟子真的挖到了金色石?!?

    附近的弟子都停下了動作,羨慕的看著那名弟子。

    他們在這里發現了金色石,這金色石也不是一般的物品,非常特殊,可用于煉藥,也可以用來修煉,尤其是金屬性體質的武修非常適合。

    故而,金色石一直是非常稀缺,價格也一直很高。

    這只是一個小門派,靈藥爭不過那些大門派,卻是意外的在這里發現了金色石,故而所有人便在這里挖掘。

    秦葉的話,讓火尊身體一顫,他明白這是秦葉在敲打他。

    火尊也知道自己剛才有些魯莽了,秦葉要是真的想要對那些異族出手,他早就出手了,哪用自己來多嘴啊。

    再說,秦葉說的也不錯,入侵東域的只是天羽族,現在若是將其他異族斬殺,豈不是給了這些異族入侵東域的借口。

    到了那時,東域拿什么來擋?

    火尊閉口不言,不再言語。

    秦葉他們這一行人繼續向前走,翻山越嶺,在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

    有些人看到秦葉轉身就跑,恨不得再長兩條腿,也有一些人主動過來獻殷勤,想要將自己拾取的寶物獻給秦葉。

    無論他們是什么目的,秦葉都謝絕了他們,遇到天賦品行不錯的,還會給予一些賞賜。

    到了這時,眾人才發現秦葉并不是那么可怕,也沒有那么高高在上,不愧是一宗之主,能將清風宗帶到這樣的高度,豈會是心胸狹隘之人。

    不少人心中暗暗做了決定,等這次出了九幽空間后,就將自己的后輩送到清風宗。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秦葉能活著從九幽空間出來。

    畢竟,在這九幽空間里什么樣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秦葉雖是武圣強者,不代表他就一定能從這九幽空間里活著出去。

    秦葉他們走的并不快,因為身后的武修們都要尋找寶物,有掘地三尺,希望能尋找到深埋在地下的寶物,亦有不少武修進入到大山深處,渴望尋得數十萬年的靈藥靈草。

    要知道,越往深處,自然收獲是越多,但是相對的危險也就越大。

    不過,冒點險是值得的,眾多武修在進入山脈深處之后,收獲頗豐,有不少人尋找到了寶物,可以說是收獲滿滿。

    “哈哈,是兩儀草,還是二十萬年份的兩儀草,發財了,發財了?!?

    當秦葉等人走到一處山腳下時,就聽到了一個人的哈哈大笑聲。

    當秦葉望去過時,只見那邊有兩個人,其中一個人拿著一棵靈草哈哈大笑了起來。

    或許感覺到了不妥,他立刻就將手中的靈草給收了起來。

    “這里果然來對了,此處或許還有兩儀草,我們繼續尋找?!?

    另外一人見狀,眼中閃過貪婪之色,開始四處尋找。

    這兩兄弟很快就看到了秦葉等人,臉色一變,對視一眼后,就撤走了。

    等到秦葉等人走了后,他們兩兄弟才敢返回來繼續尋找。

    又翻過一個山頭的時候,就見到一個門派正占領了一個山頭,瘋狂的挖掘。

    也不知道,他們在這山頭里挖掘到了什么寶物,反正挖的很起勁。

    沒過多久,秦葉就看到一名弟子挖出一塊金色的石頭,興奮的高呼道:“長老,長老,弟子挖到了,快看,弟子真的挖到了金色石?!?

    附近的弟子都停下了動作,羨慕的看著那名弟子。

    他們在這里發現了金色石,這金色石也不是一般的物品,非常特殊,可用于煉藥,也可以用來修煉,尤其是金屬性體質的武修非常適合。

    故而,金色石一直是非常稀缺,價格也一直很高。

    這只是一個小門派,靈藥爭不過那些大門派,卻是意外的在這里發現了金色石,故而所有人便在這里挖掘。

    秦葉的話,讓火尊身體一顫,他明白這是秦葉在敲打他。

    火尊也知道自己剛才有些魯莽了,秦葉要是真的想要對那些異族出手,他早就出手了,哪用自己來多嘴啊。

    再說,秦葉說的也不錯,入侵東域的只是天羽族,現在若是將其他異族斬殺,豈不是給了這些異族入侵東域的借口。

    到了那時,東域拿什么來擋?

    火尊閉口不言,不再言語。

    秦葉他們這一行人繼續向前走,翻山越嶺,在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

    有些人看到秦葉轉身就跑,恨不得再長兩條腿,也有一些人主動過來獻殷勤,想要將自己拾取的寶物獻給秦葉。

    無論他們是什么目的,秦葉都謝絕了他們,遇到天賦品行不錯的,還會給予一些賞賜。

    到了這時,眾人才發現秦葉并不是那么可怕,也沒有那么高高在上,不愧是一宗之主,能將清風宗帶到這樣的高度,豈會是心胸狹隘之人。

    不少人心中暗暗做了決定,等這次出了九幽空間后,就將自己的后輩送到清風宗。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秦葉能活著從九幽空間出來。

    畢竟,在這九幽空間里什么樣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秦葉雖是武圣強者,不代表他就一定能從這九幽空間里活著出去。

    秦葉他們走的并不快,因為身后的武修們都要尋找寶物,有掘地三尺,希望能尋找到深埋在地下的寶物,亦有不少武修進入到大山深處,渴望尋得數十萬年的靈藥靈草。

    要知道,越往深處,自然收獲是越多,但是相對的危險也就越大。

    不過,冒點險是值得的,眾多武修在進入山脈深處之后,收獲頗豐,有不少人尋找到了寶物,可以說是收獲滿滿。

    “哈哈,是兩儀草,還是二十萬年份的兩儀草,發財了,發財了?!?

    當秦葉等人走到一處山腳下時,就聽到了一個人的哈哈大笑聲。

    當秦葉望去過時,只見那邊有兩個人,其中一個人拿著一棵靈草哈哈大笑了起來。

    或許感覺到了不妥,他立刻就將手中的靈草給收了起來。

    “這里果然來對了,此處或許還有兩儀草,我們繼續尋找?!?

    另外一人見狀,眼中閃過貪婪之色,開始四處尋找。

    這兩兄弟很快就看到了秦葉等人,臉色一變,對視一眼后,就撤走了。

    等到秦葉等人走了后,他們兩兄弟才敢返回來繼續尋找。

    又翻過一個山頭的時候,就見到一個門派正占領了一個山頭,瘋狂的挖掘。

    也不知道,他們在這山頭里挖掘到了什么寶物,反正挖的很起勁。

    沒過多久,秦葉就看到一名弟子挖出一塊金色的石頭,興奮的高呼道:“長老,長老,弟子挖到了,快看,弟子真的挖到了金色石?!?

    附近的弟子都停下了動作,羨慕的看著那名弟子。

    他們在這里發現了金色石,這金色石也不是一般的物品,非常特殊,可用于煉藥,也可以用來修煉,尤其是金屬性體質的武修非常適合。

    故而,金色石一直是非常稀缺,價格也一直很高。

    這只是一個小門派,靈藥爭不過那些大門派,卻是意外的在這里發現了金色石,故而所有人便在這里挖掘。

    秦葉的話,讓火尊身體一顫,他明白這是秦葉在敲打他。

    火尊也知道自己剛才有些魯莽了,秦葉要是真的想要對那些異族出手,他早就出手了,哪用自己來多嘴啊。

    再說,秦葉說的也不錯,入侵東域的只是天羽族,現在若是將其他異族斬殺,豈不是給了這些異族入侵東域的借口。

    到了那時,東域拿什么來擋?

    火尊閉口不言,不再言語。

    秦葉他們這一行人繼續向前走,翻山越嶺,在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

    有些人看到秦葉轉身就跑,恨不得再長兩條腿,也有一些人主動過來獻殷勤,想要將自己拾取的寶物獻給秦葉。

    無論他們是什么目的,秦葉都謝絕了他們,遇到天賦品行不錯的,還會給予一些賞賜。

    到了這時,眾人才發現秦葉并不是那么可怕,也沒有那么高高在上,不愧是一宗之主,能將清風宗帶到這樣的高度,豈會是心胸狹隘之人。

    不少人心中暗暗做了決定,等這次出了九幽空間后,就將自己的后輩送到清風宗。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秦葉能活著從九幽空間出來。

    一级毛片一级毛片一级毛片AA,www.99热这里只有精品,国产精品99久久99久久久,欧美专区 在线观看 第五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