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4ztf8"></acronym>

    <table id="4ztf8"></table>
  2. <table id="4ztf8"></table>
  3. 第154章 萬有引力

    仙人坊市內。

    林威與張守廉對杯而坐。

    四下已無他人。

    張守廉率先開口道:“林寨主……您的名號很陌生???你能擊殺元嬰初期的天羽宗長老,想必您一定是元嬰中后期的大修士,如此存在為何之前一直默默無聞?”

    其實別說張守廉有這種疑惑,估計所有人都很疑惑,林威這般高調形式的大修士,在修仙界,也算是獨樹一幟的存在。

    可如此高調的行徑,在之前卻是一默默無名之輩,就好像憑空空降而來一般。

    殊不知,他們的猜想還真猜對了,某種意義上來說,林威就是空降而來的。

    林威聞言,卻是沉默少言:“山中修煉,少聞世事?!?

    張守廉:“哦,那您對仙盟有多少了解?”

    林威:“什么意思?”

    張守廉:“聽說仙盟造福蒼生,實際上也不過是在效仿圣地,四處搶奪修行資源?!?

    “如今仙盟內部以元嬰為首,被瓜分成好幾個派系,林寨主感興趣與我結盟嗎?”

    林威:“你要給我送錢我自然拒拒絕?!?

    表面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既沒同意也沒拒絕,不過語氣中拒絕意思似乎明顯大于同意。

    這些仙人坊市的修士,不管大小都是散修,勢單力薄,林威腦子有坑才會與他們為伍。

    聽說那仙盟內也有化神修士存在,林威本來是打算瞧瞧看,能不能投靠他們的。

    所謂樹大好乘涼不是。

    不過就和他說的一樣,這些散修要給自己送錢,林威也不會拒絕。

    誰叫他就是這么一個貪得無厭的人呢。

    這可是多么樸實無華的山匪品質

    張守廉似乎聽出了對方的意思,沉默片刻后,道:“……額,再過幾日,再過三人丘山宗的宗主便會到來,那也是一位新普的元嬰修士,到時候我等三人即可結伴啟程前往仙盟?!?

    林威敲了敲桌子道:“一位?”

    張守廉聞言苦笑道:“林寨主以為元嬰是什么大白菜嗎?有一位已經不少了,我坊市四周十座人類皇朝與帝國,大大小小的修仙門派也是數不勝數,這種情況下,十年產一位元嬰,說實在的概率已經很高了?!?

    “往常三屆仙盟大會,我這里都沒有新晉元嬰到訪,今年也算是難得的盛況,居然同時有兩位……”

    林威點了點頭,倒也沒多說什么,只是講到現在有些口渴,便是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飲而盡。

    肩膀上的元嬰寶寶似乎有些好奇,忽然直接跳上茶桌,把玩起了那些器具。

    張守廉見狀,忍不住道:“林寨主修煉的不是正統的元嬰之法?”

    林威搖了搖頭。

    張守廉內心也是好奇,便是虛心求教道:“我看你這元嬰頗為神異,不知有什么特別的嗎?”

    他以為對方修為高深,自然在修行路上有自己獨到的見解與捷徑,這樣人物說出來的任何經驗都有值得參考的價值。

    然而林威卻搖了搖頭道:“我自己瞎摸著亂修的,說真的我也不知道這是個什么玩意?!?

    張守廉因為是對方不想說,便是繼續恭維道:“林寨主謙遜了,以您的實力,這元嬰想必也定然不同凡響,你看你都把他放在外面飼養,看起來就好像……一只小動物?”

    林威呵呵一笑,目光一瞥道:“也沒什么神奇之處,只是能自己施法而已,應該比不得你體內的元嬰?!?

    張守廉點了點頭,道:“這樣???那寨主您是怎么參悟規則的呢?”

    林威:“什么意思?!?

    張守廉:“額,你這都不知道嗎?元嬰之后便是化神了,想要化神必須參悟神道,這個神道的說法也有很多,有人說是天道,有人說是自然,有人說是規則?!?

    “這種玄而又玄的天地至理,我等凡胎是無法窺見的,只有使用靈胎靈體這才能對其參悟,最后融入自身,化身為神?!?

    林威:“哦?原來如此嗎?那我還真不是很了解,能多和我說說嗎?什么是規則?”

    張守廉看著林威認真的表情,這才確信對方真的不知這些事情。

    真是奇怪了,那對方這身修為怎么修煉出來的?

    就好像來到一個原始部落,對方忽然拿出一臺時光機,你這不是在搞笑嗎?

    不過張守廉耐著性子,講解著。

    首先張守廉隨手拿出一個茶杯,抬起又放開,茶杯隨著高空墜落,“啪”的一聲,摔的稀碎。

    張守廉這才開口道:“林寨主看明白了嗎?這就是規則?!?

    林威一愣,仔細看著地上的茶壺,也沒發現什么奇特之處,對方剛剛應該也沒用出靈力或者其他什么特別的能量。

    這就是規則?屬實讓林威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張守廉見對方疑惑,也沒賣關子,講解道:“這茶壺從高空墜落,便是天地規則的一部分,寨主有沒有想過這茶壺為何會摔在地上,而不摔在頂上?”

    林威聞言內心有些錯愕,這不由得讓他想到前世一個叫牛頓的科學家。

    “萬有引力?”林威喃喃自語。

    張守廉不知道對方說的萬有引力是什么,只當是對方在低估什么東西,便是繼續道:“這就規則??!寨主!因為這是上天的安排,他讓這茶壺摔在地上?!?

    “而化身修士參悟了規則,成為了規則的一部分,他們就可以改變這些規則,比如讓東西摔在天上,生物逆生長,又比如讓人在海里呼吸,陸地上卻會被淹死……”

    張守廉侃侃而談。

    林威則是好像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這化身二字可真不是說說的,有如此威能,當真是與神明無異。

    不過張守廉忽然講到了一個典故,讓林威很在意。

    那就是化神修士參悟法則后,有賜予物體不壞的能力,非規則之力不可傷。

    所以化身修士高高在上,和元嬰雖只差一境,可跨度卻也是最大的。

    不成神明,終為凡人。

    這句話可不是說說。

    不過不壞規則,這不由得讓林威想到了王富貴。

    那家伙有系統加持,力量忽然提升跨度這么大,莫非就是因為有規則「不壞」的加持嗎?

    張守廉因為是對方不想說,便是繼續恭維道:“林寨主謙遜了,以您的實力,這元嬰想必也定然不同凡響,你看你都把他放在外面飼養,看起來就好像……一只小動物?”

    林威呵呵一笑,目光一瞥道:“也沒什么神奇之處,只是能自己施法而已,應該比不得你體內的元嬰?!?

    張守廉點了點頭,道:“這樣???那寨主您是怎么參悟規則的呢?”

    林威:“什么意思?!?

    張守廉:“額,你這都不知道嗎?元嬰之后便是化神了,想要化神必須參悟神道,這個神道的說法也有很多,有人說是天道,有人說是自然,有人說是規則?!?

    “這種玄而又玄的天地至理,我等凡胎是無法窺見的,只有使用靈胎靈體這才能對其參悟,最后融入自身,化身為神?!?

    林威:“哦?原來如此嗎?那我還真不是很了解,能多和我說說嗎?什么是規則?”

    張守廉看著林威認真的表情,這才確信對方真的不知這些事情。

    真是奇怪了,那對方這身修為怎么修煉出來的?

    就好像來到一個原始部落,對方忽然拿出一臺時光機,你這不是在搞笑嗎?

    不過張守廉耐著性子,講解著。

    首先張守廉隨手拿出一個茶杯,抬起又放開,茶杯隨著高空墜落,“啪”的一聲,摔的稀碎。

    張守廉這才開口道:“林寨主看明白了嗎?這就是規則?!?

    林威一愣,仔細看著地上的茶壺,也沒發現什么奇特之處,對方剛剛應該也沒用出靈力或者其他什么特別的能量。

    這就是規則?屬實讓林威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張守廉見對方疑惑,也沒賣關子,講解道:“這茶壺從高空墜落,便是天地規則的一部分,寨主有沒有想過這茶壺為何會摔在地上,而不摔在頂上?”

    林威聞言內心有些錯愕,這不由得讓他想到前世一個叫牛頓的科學家。

    “萬有引力?”林威喃喃自語。

    張守廉不知道對方說的萬有引力是什么,只當是對方在低估什么東西,便是繼續道:“這就規則??!寨主!因為這是上天的安排,他讓這茶壺摔在地上?!?

    “而化身修士參悟了規則,成為了規則的一部分,他們就可以改變這些規則,比如讓東西摔在天上,生物逆生長,又比如讓人在海里呼吸,陸地上卻會被淹死……”

    張守廉侃侃而談。

    林威則是好像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這化身二字可真不是說說的,有如此威能,當真是與神明無異。

    不過張守廉忽然講到了一個典故,讓林威很在意。

    那就是化神修士參悟法則后,有賜予物體不壞的能力,非規則之力不可傷。

    所以化身修士高高在上,和元嬰雖只差一境,可跨度卻也是最大的。

    不成神明,終為凡人。

    這句話可不是說說。

    不過不壞規則,這不由得讓林威想到了王富貴。

    那家伙有系統加持,力量忽然提升跨度這么大,莫非就是因為有規則「不壞」的加持嗎?

    張守廉因為是對方不想說,便是繼續恭維道:“林寨主謙遜了,以您的實力,這元嬰想必也定然不同凡響,你看你都把他放在外面飼養,看起來就好像……一只小動物?”

    林威呵呵一笑,目光一瞥道:“也沒什么神奇之處,只是能自己施法而已,應該比不得你體內的元嬰?!?

    張守廉點了點頭,道:“這樣???那寨主您是怎么參悟規則的呢?”

    林威:“什么意思?!?

    張守廉:“額,你這都不知道嗎?元嬰之后便是化神了,想要化神必須參悟神道,這個神道的說法也有很多,有人說是天道,有人說是自然,有人說是規則?!?

    “這種玄而又玄的天地至理,我等凡胎是無法窺見的,只有使用靈胎靈體這才能對其參悟,最后融入自身,化身為神?!?

    林威:“哦?原來如此嗎?那我還真不是很了解,能多和我說說嗎?什么是規則?”

    張守廉看著林威認真的表情,這才確信對方真的不知這些事情。

    真是奇怪了,那對方這身修為怎么修煉出來的?

    就好像來到一個原始部落,對方忽然拿出一臺時光機,你這不是在搞笑嗎?

    不過張守廉耐著性子,講解著。

    首先張守廉隨手拿出一個茶杯,抬起又放開,茶杯隨著高空墜落,“啪”的一聲,摔的稀碎。

    張守廉這才開口道:“林寨主看明白了嗎?這就是規則?!?

    林威一愣,仔細看著地上的茶壺,也沒發現什么奇特之處,對方剛剛應該也沒用出靈力或者其他什么特別的能量。

    這就是規則?屬實讓林威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張守廉見對方疑惑,也沒賣關子,講解道:“這茶壺從高空墜落,便是天地規則的一部分,寨主有沒有想過這茶壺為何會摔在地上,而不摔在頂上?”

    林威聞言內心有些錯愕,這不由得讓他想到前世一個叫牛頓的科學家。

    “萬有引力?”林威喃喃自語。

    張守廉不知道對方說的萬有引力是什么,只當是對方在低估什么東西,便是繼續道:“這就規則??!寨主!因為這是上天的安排,他讓這茶壺摔在地上?!?

    “而化身修士參悟了規則,成為了規則的一部分,他們就可以改變這些規則,比如讓東西摔在天上,生物逆生長,又比如讓人在海里呼吸,陸地上卻會被淹死……”

    張守廉侃侃而談。

    林威則是好像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這化身二字可真不是說說的,有如此威能,當真是與神明無異。

    不過張守廉忽然講到了一個典故,讓林威很在意。

    那就是化神修士參悟法則后,有賜予物體不壞的能力,非規則之力不可傷。

    所以化身修士高高在上,和元嬰雖只差一境,可跨度卻也是最大的。

    不成神明,終為凡人。

    這句話可不是說說。

    不過不壞規則,這不由得讓林威想到了王富貴。

    那家伙有系統加持,力量忽然提升跨度這么大,莫非就是因為有規則「不壞」的加持嗎?

    張守廉因為是對方不想說,便是繼續恭維道:“林寨主謙遜了,以您的實力,這元嬰想必也定然不同凡響,你看你都把他放在外面飼養,看起來就好像……一只小動物?”

    林威呵呵一笑,目光一瞥道:“也沒什么神奇之處,只是能自己施法而已,應該比不得你體內的元嬰?!?

    張守廉點了點頭,道:“這樣???那寨主您是怎么參悟規則的呢?”

    林威:“什么意思?!?

    張守廉:“額,你這都不知道嗎?元嬰之后便是化神了,想要化神必須參悟神道,這個神道的說法也有很多,有人說是天道,有人說是自然,有人說是規則?!?

    “這種玄而又玄的天地至理,我等凡胎是無法窺見的,只有使用靈胎靈體這才能對其參悟,最后融入自身,化身為神?!?

    林威:“哦?原來如此嗎?那我還真不是很了解,能多和我說說嗎?什么是規則?”

    張守廉看著林威認真的表情,這才確信對方真的不知這些事情。

    真是奇怪了,那對方這身修為怎么修煉出來的?

    就好像來到一個原始部落,對方忽然拿出一臺時光機,你這不是在搞笑嗎?

    不過張守廉耐著性子,講解著。

    首先張守廉隨手拿出一個茶杯,抬起又放開,茶杯隨著高空墜落,“啪”的一聲,摔的稀碎。

    張守廉這才開口道:“林寨主看明白了嗎?這就是規則?!?

    林威一愣,仔細看著地上的茶壺,也沒發現什么奇特之處,對方剛剛應該也沒用出靈力或者其他什么特別的能量。

    這就是規則?屬實讓林威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張守廉見對方疑惑,也沒賣關子,講解道:“這茶壺從高空墜落,便是天地規則的一部分,寨主有沒有想過這茶壺為何會摔在地上,而不摔在頂上?”

    林威聞言內心有些錯愕,這不由得讓他想到前世一個叫牛頓的科學家。

    “萬有引力?”林威喃喃自語。

    張守廉不知道對方說的萬有引力是什么,只當是對方在低估什么東西,便是繼續道:“這就規則??!寨主!因為這是上天的安排,他讓這茶壺摔在地上?!?

    “而化身修士參悟了規則,成為了規則的一部分,他們就可以改變這些規則,比如讓東西摔在天上,生物逆生長,又比如讓人在海里呼吸,陸地上卻會被淹死……”

    張守廉侃侃而談。

    林威則是好像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這化身二字可真不是說說的,有如此威能,當真是與神明無異。

    不過張守廉忽然講到了一個典故,讓林威很在意。

    那就是化神修士參悟法則后,有賜予物體不壞的能力,非規則之力不可傷。

    所以化身修士高高在上,和元嬰雖只差一境,可跨度卻也是最大的。

    不成神明,終為凡人。

    這句話可不是說說。

    不過不壞規則,這不由得讓林威想到了王富貴。

    那家伙有系統加持,力量忽然提升跨度這么大,莫非就是因為有規則「不壞」的加持嗎?

    張守廉因為是對方不想說,便是繼續恭維道:“林寨主謙遜了,以您的實力,這元嬰想必也定然不同凡響,你看你都把他放在外面飼養,看起來就好像……一只小動物?”

    林威呵呵一笑,目光一瞥道:“也沒什么神奇之處,只是能自己施法而已,應該比不得你體內的元嬰?!?

    張守廉點了點頭,道:“這樣???那寨主您是怎么參悟規則的呢?”

    林威:“什么意思?!?

    張守廉:“額,你這都不知道嗎?元嬰之后便是化神了,想要化神必須參悟神道,這個神道的說法也有很多,有人說是天道,有人說是自然,有人說是規則?!?

    “這種玄而又玄的天地至理,我等凡胎是無法窺見的,只有使用靈胎靈體這才能對其參悟,最后融入自身,化身為神?!?

    林威:“哦?原來如此嗎?那我還真不是很了解,能多和我說說嗎?什么是規則?”

    張守廉看著林威認真的表情,這才確信對方真的不知這些事情。

    真是奇怪了,那對方這身修為怎么修煉出來的?

    就好像來到一個原始部落,對方忽然拿出一臺時光機,你這不是在搞笑嗎?

    不過張守廉耐著性子,講解著。

    首先張守廉隨手拿出一個茶杯,抬起又放開,茶杯隨著高空墜落,“啪”的一聲,摔的稀碎。

    張守廉這才開口道:“林寨主看明白了嗎?這就是規則?!?

    林威一愣,仔細看著地上的茶壺,也沒發現什么奇特之處,對方剛剛應該也沒用出靈力或者其他什么特別的能量。

    這就是規則?屬實讓林威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張守廉見對方疑惑,也沒賣關子,講解道:“這茶壺從高空墜落,便是天地規則的一部分,寨主有沒有想過這茶壺為何會摔在地上,而不摔在頂上?”

    林威聞言內心有些錯愕,這不由得讓他想到前世一個叫牛頓的科學家。

    “萬有引力?”林威喃喃自語。

    張守廉不知道對方說的萬有引力是什么,只當是對方在低估什么東西,便是繼續道:“這就規則??!寨主!因為這是上天的安排,他讓這茶壺摔在地上?!?

    “而化身修士參悟了規則,成為了規則的一部分,他們就可以改變這些規則,比如讓東西摔在天上,生物逆生長,又比如讓人在海里呼吸,陸地上卻會被淹死……”

    張守廉侃侃而談。

    林威則是好像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這化身二字可真不是說說的,有如此威能,當真是與神明無異。

    不過張守廉忽然講到了一個典故,讓林威很在意。

    那就是化神修士參悟法則后,有賜予物體不壞的能力,非規則之力不可傷。

    所以化身修士高高在上,和元嬰雖只差一境,可跨度卻也是最大的。

    不成神明,終為凡人。

    這句話可不是說說。

    不過不壞規則,這不由得讓林威想到了王富貴。

    那家伙有系統加持,力量忽然提升跨度這么大,莫非就是因為有規則「不壞」的加持嗎?

    張守廉因為是對方不想說,便是繼續恭維道:“林寨主謙遜了,以您的實力,這元嬰想必也定然不同凡響,你看你都把他放在外面飼養,看起來就好像……一只小動物?”

    林威呵呵一笑,目光一瞥道:“也沒什么神奇之處,只是能自己施法而已,應該比不得你體內的元嬰?!?

    張守廉點了點頭,道:“這樣???那寨主您是怎么參悟規則的呢?”

    林威:“什么意思?!?

    張守廉:“額,你這都不知道嗎?元嬰之后便是化神了,想要化神必須參悟神道,這個神道的說法也有很多,有人說是天道,有人說是自然,有人說是規則?!?

    “這種玄而又玄的天地至理,我等凡胎是無法窺見的,只有使用靈胎靈體這才能對其參悟,最后融入自身,化身為神?!?

    林威:“哦?原來如此嗎?那我還真不是很了解,能多和我說說嗎?什么是規則?”

    張守廉看著林威認真的表情,這才確信對方真的不知這些事情。

    真是奇怪了,那對方這身修為怎么修煉出來的?

    就好像來到一個原始部落,對方忽然拿出一臺時光機,你這不是在搞笑嗎?

    一级毛片一级毛片一级毛片AA,www.99热这里只有精品,国产精品99久久99久久久,欧美专区 在线观看 第五页